【翻译】[完结]I am the soft stars that shine at night
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3497134

VOY/DIS  crossover

文章是两条时间线交替的,一条是珍妮薇向时管局特工叙述事情经过的时间线,另外一条是航海家号发现布兰号的时间线,请注意区分。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Summary:

在与克林贡的最后一战中,联邦星舰布兰号被送入7万光年外,100多年后的未来,并在那里遇见了联邦星舰航海家号。


Notes:

发生于航海家号第四季的"Message in a Bottle"一集前与发现...

@远木鹰 再次感谢你的图纸。

做了一点修改,因为考虑到左右透视的缘故,上面没有刻灯环和臂章,然后去掉了RK800,感觉这样就适用于底特律的所有角色,关于完全是机器的一面破碎以及人性的一面逐渐诞生。

图案变成镜像了,因为我把图纸全部反着塞了进去_(:з」∠)_
纸用的是150g道林纸,因为比较厚刻出来效果很好,但是雕刻的时候非常不友好,基本要刻两刀才能穿,大概刻了10个小时,刻完手已经不是自己的了

不过感觉开灯的一刻一切都值了ヾ ^_^♪

大家可以找远木鹰大大要图纸刻
纸雕除了耐心以外基本没有其他技巧,刻的时候如果无聊可以听音乐什么的(我一边刻一边听底特律的音频,结果音频听完了还是没有刻完orz...

P1:

他冲破自我意识中暴风雪的禁锢。在夺回控制权的那几秒内,枪口抵上下颌,他扣动了扳机。

康纳能够感受到雪花落在皮肤上的冰冷,他的意识回到了禅意花园。他在前任们的墓碑前单膝跪下,凝视着那团光,视野四周暗了下去,光芒逐渐化为黑暗中的光点,仿佛黎明前底特律大雪纷飞的夜空。他的灵魂慢慢陷入昏睡,雪花微微地穿过长夜在飘落,反射着光亮。CPU已无法计算出分辨出现实与意识,不过雪在减弱,天空即将放晴,那最后的光亮也随着世界一起渐渐熄灭。

黎明,应该就要到来了吧。


我奋战至此,终得以圆满贯彻应做之事,而未失初心。

I have fought the good fight, I have finished...

最后的光学和热敏探测器也于三十分钟前停止了传输信息,但愔杋忒不久便发来了分析结果,要求我们再测一组连续的引力场数据。

“根据愔杋忒的初步分析,这有可能是大塌缩的开始。”她的声音忽然传来,在传感器那似乎永无止境的白噪音中激起了一道涟漪。
“最终,当所有物理准则都失效时,那一点将包罗时间与空间,已经发生的和即将发生的将合为一体,存在于那混沌的结构中。”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,“一切存在将融为一体,却又将不再存在……”

我离开工作台,轻轻揽住了她的肩膀,没有出声作答。我想我应该能明白她那些话语中所包含的另一层意义——

当过去成为现在,就能跨过时间的鸿沟,抓住那一最后刻,然后向那已经逝去的灵魂低语:...

  @嵐あらし 猫咖ヾ(❀╹◡╹)ノ~

@嵐あらし 
还有猫咖,回去发给你ヾ(❀╹◡╹)ノ~


“我想你应该明白吧,人工智能并不存在。计算机只是列出了无数个方案,选取最佳的一个罢了。”我望着逐渐出现在视野中的球体,对她说道。

“准确的说,是许多个。”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

“什么?”

“是在许多个方案中作出选择,不是无数个。”她纠正道,“所以它们被称为计算机,而愔杋忒并不是。”

飞船从愔杋忒的正上方掠过,我发现这颗半透明的球体中似乎有什么在涌动。“生物凝胶电路,”她敲了敲舷窗,“π计划的产物。那时他们想创造一个能处理一切数据的计算机,便用π的定义赋予了它的运算能力——”

“一整个宇宙中的无限的可能性。”我喃喃道。

“没错,但这并不是他们将它流放于此的原因。”

我思索着她的话...

疏条交映,有时见日。
没错我就是文言文没有背完……顺手拍了头顶的树
@嵐あらし

P1—P3 疑犯追踪[Person of Interest]
P4 星际迷航:发现号[Star Trek:  Discovery]

在布罗棣的居民眼里,有时候整个世界就是一张对等式,在左边失去的,在右边就能找回来。可惜在现实世界中从这两边从来都不对等。有人找到了东西,有人丢失了东西。要是这丢失的和找到的是同一件,生活该有多轻松。

When you lose something you can't replace
When you love someone, but it goes to waste
Could it be worse?

Lights will guide you home
And ignite your bones
And I will try to fix you

-Coldplay, 'Fix You'

其实我是来安利歌的,顺便带一篇文Fix You

Summary:
“I’d rather defend you, than give your eulogy.”
What happens in the...

Reddit上一些神奇的发现
P1:现实中也有个叫Paul Stamets的真菌学家
P2:穿帮镜头……这拿枪姿势不错
P3:Lorca的幸运饼干是用来与镜像宇宙联系的……emm好脑洞
P4:第三集Lorca眼睛里的星光是窗外星光的平面镜成像,所以……暗示他是从镜像宇宙来的。这功底可以来天朝做语文阅读理解了_(:з」∠)_
P5:好像都认为Lorca会从菌丝网里爬出来搞事……,底下那条评论说Lorca变成了第一个Q(然后去戏弄皮皮舰长(划去
P6:31区的玉米井(划去……Cornwell上将

全文请点开完整图片。
首先声明,这篇文章中出现的角色是prime Lorca,而演员访谈中透露mirror Lorca炸掉USS Buran是为了掩藏自己镜像宇宙的身份,所以就导致这篇文章看上去有些ooc。
开始翻译这篇文章时,第12集和第13集还没有播出。对第13集的剧情接受无能,然后翻译卡了两个星期,不过勉勉强强译完,再加上这是我翻译的第一篇文章,语言不免有些生硬,请见谅。

另外,给大家塞点糖。Down the rabbit hole,原文简介为“After returning to their own universe, Tilly finds none other than Gabriel...

@嵐あらし
下雪放假在家学习,不存在的
堆雪人去╭( ̄▽ ̄)╮

瀷薇祁克是一颗像珊瑚礁一样生长的星球,生活在这里的椪棑虫就像珊瑚虫一样。椪棑虫在生长过程中能吸收大气中的金属元素,然后分泌出一层液态薄膜,变为自己生存的外壳。每一个单体的椪棑虫只有米粒那样大小,它们一群一群地聚居在一起,一代代地新陈代谢,生长繁衍。椪棑虫的生命十分短暂,当它们死后,外壳与大气发生类似于金属氧化的反应,获得了像铋金属氧化膜一样斑斓的色彩。它们成为了这颗星球的一部分,短暂的生命在这一刻化作永恒。

时愿曾被认为是一颗普通的气体行星,但发射的探测器却显示整颗行星本应该分布均匀的质量,似乎都集中在北极。进一步探测显示,所谓的“气体”行星,其实是由无数微小的晶体碎片构成的。这些碎片来源于行星北极大约于3亿年前碎裂的主晶体。每个碎片都拥有部分抵抗时间悖论的能力,可以实现一个在它自身能够抵抗的悖论范围内的愿望(任何愿望,即不是由原因导致的结果,都会造成一定的时间悖论),体积越大的晶体便拥有越强的能力。

理论上来说,主晶体在碎裂前,应该是一个不受任何时间悖论束缚的许愿器。没有人知道主晶体碎裂的原因,据推测,很有可能是由两个即将遭遇灭顶之灾的文明,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而发动争夺主晶体的战争所导致。

榅浠瀻,一切迷失之物的归属地。所有被遗忘或丢失的东西——必须是在无意间丢失的,被偷走或刻意丢弃的并不行,最终都会出现在这颗行星的边境海中。尽管海上航行危险重重,仍会有人志愿在船上担任领航员或其他职务,希望能够找到自己过去曾遗失的那一部分。

PS:感谢 @WHY NOT 的文章《Wednecidy》 十分暖心的文章,只是我不是十分确定一个人的逝去算不算是无意丢失呢

和同学看完电影随手拼个图。

没有任何不尊重字幕组的意思,字幕组能在半天内完成翻译真的很厉害了。只是正好看到这一段,有两个错误想要指正(吐槽)一下。这两句话初看字幕都没有问题,但再听一遍就发现不太对了。

第一句:And I'm not like the rest of them at Starfleet, blinded by your victory.
"be like"译为“像……一样”,而不是“喜欢……”
"blinded by"译为“被……所蒙蔽”
而且我真的没有看见“追崇”这个单词。
综上所述,这句话应该译为:而且我不像舰队里其余的人那样,被你取得的胜利所蒙蔽,(而没有注意到其实...

_(:з」∠)_

丝忒勒克希行星上唯一的已知生物为一种真菌,属于原衫藻属漫星种(prototaxites stellaviatori)。从量子层面来说,生物学和物理学是没有区别的。真菌是有生源说的始祖,即是宇宙能量的构件。这种真菌是一种自身构造极为特殊的物种,不仅存在于正规空间,同时也存在于在离散子空间中。它的菌根处,或叫做菌丝体,在整个宇宙中扩散开来,直至无穷远处,在整个银河系空间内创造出一个巨型矩阵空间。如果有自我意识的生物能与它的基因进行融合,理论上能在任何时间占据宇宙的任何空间。宇宙真菌学家正在研究这个菌种,希望能够找到新的超光速航行方法。

设定参考了《星际迷航:发现号》S01E04,S01E05


“你要怎样命名它呢?”

“洛尔卡。”她凝视着舷窗外,仿佛在自言自语,又似乎在回忆什么。

听到这个名字,我没有再说什么,顺着她的目光望去。地表上那块被称作“大盆地”的区域正对着舷窗,在行星中央形成了一片圆形的阴影。冰蓝色的行星,因为光线的缘故呈现出一丝浅绿,就像他的眼睛。

我对她微微一笑:“无论在宇宙中漂泊了多远,总觉得可以看见家,对吧?”

摸鱼,一个大E

随手一测_(:з」∠)_
突然觉得BE的可能性好大,如果是HE就需要cross over 到star trek了╭( ̄▽ ̄)╮。

TOP